全文检索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法大  >  正文

【新京报】各高校探索“金课”建设 全面落实仍存挑战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8-11-28    阅读数:
T AAA

“打造金课,淘汰水课”是今年下半年高等教育领域的热门话题。然而,何为“金课”?何为“水课”?高校又该如何打造“金课”?近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在第十一届“中国大学教学论坛”上首次给出解答。他表示,“两性一度”是“金课”标准,即高阶性、创新性、挑战度。而“水课”是低阶性、陈旧性和不用心的课。11月27日,记者就淘汰“水课”,打造“金课”问题采访了北京部分高校。

“水课”从何而来?

中国政法大学教务处处长卢春龙认为,“水课”的产生一方面是由于老师教学方法、教学能力的不足,另一方面是过程性评价的不完善导致学生对课堂的重视不够,只想着最后把考试应付过去。

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高蓓蕾曾撰文评论称,新时代学生可从互联网上轻松获取资源,并深加工学习等。他们以审视的眼光看待课程,无法赢得他们的敬意便成为他们眼中的“水课”;同时,追求文凭的功利主义价值取向在增强,学生选课时可能避重就轻、追求较高绩点等;管理政策导向使部分教师不愿意也无法把更多的精力投入教学。

“水课”的出现原因复杂。“课程问题是中国大学普遍存在的短板、瓶颈和关键问题。”吴岩说。

今年6月21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合理增加大学本科课程难度、拓展课程深度、扩大课程的可选择性,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和专业志趣,真正把“水课”变成有深度、有难度、有挑战度的“金课”。

9月,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要求各高校全面梳理各门课程的教学内容,淘汰“水课”、打造“金课”。目前,不少高校已开始落实。

各高校出招“淘金去水”

“00后的沟通交流方式发生了转变。”卢春龙发现,自己要求听不懂的学生举手时,往往得不到回应。而当他在课堂上利用“弹幕功能”与学生互动时,却能收到大量发言反馈。

今年9月,中国政法大学启动十门“种子课”建设,融入信息技术手段。卢春龙介绍,这十门课包括宪法、法理等法学核心课程。学校将选拔一批中青年教师,组织培训并重新设计教案,从校外聘请教育教学专家对每一门课程进行诊断和指导,帮助老师利用互联网技术,建设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课程。“哪些知识点要转变成微课让学生在课下学习,哪些内容适合放到课堂上与学生互动等都需要精心安排。”

“手柄要符合儿童手的大小,抓握舒适,最好是卡通手柄;为了让小朋友开心刷牙,我们可以设计音乐自动播放并进行时间提醒……”作为工业工程专业的核心课程,北京理工大学《人因工程学》通过“儿童牙刷设计”、“食堂餐盘回收的路径规划”等贴近生活实际的题目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该课程近日被评为北京理工大学2018年精品课程。

北京理工大学教务部副部长林海介绍,精品课程的评选是打造“金课”一项重要举措,北京理工大学将评出100门精品课,此次首批选出10门。他强调,评选后并非给课程戴个“金课”的帽子,而是要持续改进和建设。“关键是让’金课’具有持久生命力。”

林海还透露,学校正在打造院士荣誉课程和院士荣誉项目,提供具有创新意义、挑战意义的高阶课程。“让本科生获得科研学术大师及其团队的指导,学生还将获得专门的课程或项目证书。”

在林海看来,近段时间,教育部关于本科教育的一系列文件,也让学校在课程改革上更有底气。

在第十一届“中国大学教学论坛”上,吴岩明确提出了建设五大“金课”目标,包括线下“金课”、线上“金课”、线上线下混合式“金课”、虚拟仿真“金课”和社会实践“金课”。卢春龙表示,如今“金课”的标准和方向进一步明确,将成为学校开展本科教育教学的重要参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高校正在通过课堂教学质量评价体系的改革,识别“水课”,并且对于相关老师给予指导,提升课堂效果。

另一方面,林海介绍,北京理工大学希望通过OBE(成果导向教育)理念,从源头上消灭水课。“2016年学校全面梳理课程体系,编写了新版课程教学大纲,每位老师都要为自己的课程设定预期学习成果,明确告诉学生课程结束后他们能收获什么。预期学习成果太低或虚无缥缈都会导致‘水课’,课程有没有达到设定的预期也非常显然,方便学校通过学生评价、教务处检查等措施挤水分。”

此外,也有学校通过管理政策的改变提升教师的积极性。比如,天津科技大学已设立教学型教授,对部分多年潜心教学、教学成果效果突出的老师,不再苛求其科研能力,打通教学型教授的晋升通道。

具体落实仍存挑战

尽管各高校已经在“打造金课,淘汰水课”上迈出了步伐,但具体实施仍面临挑战。

卢春龙表示,对教师而言,改变自己多年的教学方法有一定难度。林海表示,过去高校授课往往以课程为中心,而现在要以学生为中心,这种理念的转变需要一个过程,也对教师的能力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卢春龙说:“‘金课’需精心设计,并且要根据课堂实际情况调整,需要老师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林海也表示,“金课”建设需要全校教师提高认识,把本科教学作为高校最核心、最基础的工作。同时,不仅仅是打造几门好课程,而是要形成“金课金字塔”,形成多层次的优质教学资源。“最底层要有规范化的课程建设思路,保证课程不水,然后各个层次的课程要体现其应有的含金量。”

除了学校和老师的努力,学生的思想也需要转变。卢春龙提到,“金课”需要学生的积极参与。“过去很多高中生可能觉得上了大学就轻松了,现在,大学生需要为自己设定更高的目标。”

多位大学生则对记者表示,关键在于学生自身的学习态度,如果愿意努力,含金量不高的课也能有所收获;相反,只为“混学分”的话,所有的课都可能学成“水课”。

林海认为,绝大部分学生都能够从发展的角度,做出对自己负责任的选择。他多次在学校开设有难度和挑战的课程。“一开始我就对学生们说,在这门课上会很累,但是大部分学生都能坚持下来,期末的课程评价中,给我打出高分。”关于学生对“金课”的接受度,林海十分乐观。“他们可能会吃些苦头,但是最后会觉得课非常好,收获很大。”

在政策的引导下,本科教育“严进严出”,大学生“增负”已经是大势所趋。在2018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上,吴岩说:“要让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这类‘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原文链接:https://news.sina.cn/gn/2018-11-27/detail-ihmutuec4213274.d.html

记者/冯倓秋  编辑/黄楠

关闭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热点新闻 |
| 法大微信 |
扫一扫,知道更多
| 微博 |

手机版 | mobile phone version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 网络工作室负责维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电子信箱:news@cupl.edu.cn


新闻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