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陈新琦:记这特别节日里的难忘一课

发布时间:2018-04-11

2017年5月3日,在法大65周年校庆即将来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的到访,使得这一天对于所有法大人而言,变成了一个特别的节日。而我也因担任《社会学概论》这门课程的助教,在这天,从研院回到了昌平校区,有幸见证了校园里洋溢着的热情与欣喜。

虽然此前已有预期,但上午9时许,当我真正步入校园之时,我仍忍不住感慨于校园里热烈的氛围,从南门到致公楼,短短几百米的路程,随处可见脸上写满激动、好奇或者兴奋的法大学子。而当我与商老师坐在致公楼一楼的教师休息室等待上课时,在靠近逸夫楼那条小道上站满的翘首以盼的同学们与我们仅仅一窗之隔,他们的期待,他们的殷切也同样溢于言表。看着这样的情形,被大家的热情感染的同时,我又不禁有些紧张。因为今天恰好是由我向师弟师妹们做一次主题分享,我没有把握在这样的氛围中,他们还能认真听一位助教讲课,我更担忧今天分享的主题《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似乎与这样的氛围格格不入,我怕同学们无法静下心来与我探讨现代人的焦虑与偏执,更无法在这样的欢喜中产生共情,无法理解为什么霍妮要讲:“所有那些古怪的虚荣、自负、要求和敌意后面,有一个正在受苦的人。”商老师因此一再宽慰我:“新琦,没关系,别紧张,照常上课就好,课不能停,可能来的同学会少些,你不要受影响。”话虽如此,但课前,我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即将上课,我与商老师一同前往教室,途中看到一个学生一路小跑进了教室,一边跑,一边还在自言自语:“不看了,课比天大,课比天大。”而当我走进教室时,满心的忐忑化作了欣喜,教室里坐的满当当的学生,并不比平时少,尽管他们中还有不少人还忍不住朝窗外张望,可当商老师说那给大家一些时间,大家想看就先看一会儿的时候,他们只观望了两三分钟,就自觉的拉上窗帘,回到座位,一起说着:“老师,我们上课吧,课得上,课得上。”而这样的回答也绝非言不由衷,因为在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中,尽管窗外时不时传来欢呼声,他们却丝毫未受影响,一直以积极的互动、认真的思考回应着我的讲述,并无数次在课堂上碰撞出思维的火花。我惭愧于自己之前的担忧:我低估了他们的定力,也低估了他们对学习的热忱和知识的渴求。

课后,我私下里问那个喃喃着课比天大跑进教室的小姑娘李沁,我问她,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有趣的是小姑娘竟然不记得自己曾经这样说过,在我和她的同学一再提醒之后,她才想起说这句话的缘由,她说:“师姐,你不说我都忘了,那句话是无意中说出来的,因为当时我很想看习大大,我在致公楼外的阶梯上等着,但是快要上课了就很着急,一直看时间,一直看时间,后来铃声响了,我就想,不行啊要上课了!我很喜欢商老师的社会学课!很重要的课呢!所以我和小伙伴就跑回来了,跑的时候我可能下意识的说了那句课比天大,其实这没什么啊,大家都很重视上课的。”

这样的一次课堂经历和李沁质朴的回应,让我久久不能平静。就如刘柏志老师评价的那样:“师生默契,在喧闹追逐中还能安守一方课堂,有此定静亦是可贵”,也如商磊老师所言:“校园之热烈与课堂之宁静交相映衬,刻于脑海,相信也会在今天安然上课的学子心中留下印迹。一方清净专注、恪守秩序与本分的课堂是我们师生献给母校的生日礼物!”

而对我来说,我最大的感触,则是骄傲。我自然为法大骄傲,习总书记在校庆前夕的来访,是对法大为我国法治建设所作出的贡献的肯定,也表达了对法大进一步为法治建设和法学教育做出贡献的期望;我也为法大的师者骄傲,我体会到了每一次课堂上的激情、智慧与引人入胜背后,是付出心血的准备,是不厌其烦的修改,是忘我的投入与专注。商磊老师对课堂教学的严谨与坚守,是众多法大老师的一个剪影,他们风雨无阻,恪守初心,数十年如一日在三尺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不求功名,唯育人才;我也更为法大学子而骄傲,从过去到现在,有无数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像这一天公管1601班的同学们一样,心怀理想,潜心求知,享受每一次课堂上的头脑风暴,期待着并努力着去追寻头脑的充实,灵魂的丰满。我深信着,这样的老师和这样学子,也是法大的荣耀。

(本文作者为政管学院公共事业管理专业本科生必修课《社会学概论》的教学助理,商磊教授为该课程任课教师。)

依法治国,我们需要您!

陈新琦:记这特别节日里的难忘一课

潘辉:谈发言准备过程中的感想与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