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专题  >  2018新生军训进行时  >  正文

【军训通讯员】我们的教官

发布时间:2018-09-13    阅读数:
T AAA


铮铮铁骨之下

初见教官,只觉他身姿挺拔,走路生风,军装之下有着一身铮铮铁骨。他的说话声音不大,却颇有威严,令初来乍到的我们望而生畏。然而几天的相处却让我们看到了这个不善言辞的铮铮男儿的另一面。

“齐步走,返回宿舍拿饭盒!”教官干脆有力地声音直直地刺入我的耳膜,我们立刻排好队,在小队长的带领下返回宿舍。只是由于昨夜降雨骤至,白日的路面上散落着着大小不一的水坑与坑洼的泥泞,而我们的队伍正好经过于此。故而整齐的队伍忽然变得散乱,同学们早已将整齐的队形抛之脑后,纷纷思索着如何跳过水坑,以确保自己的作训鞋干洁。我们的队伍乱作了一团散沙,毫无秩序可言,甚至连教官下达的“停!前面的停!”都未曾听见。终于,同学们绕过了水坑,稀稀拉拉地赶到了宿舍门前,队伍不复整齐。教官见此情景,立刻下达命令,重整队伍,本想对刚刚发生的乱想加以斥责,只是担忧影响我们仅有的用餐时间,而草草作罢。

本以为这个小风波就这样告以段落,然而我们并没有想到一直沉默着的教官忽然在微信群中发声。从字里行间中,我们才意识到原来我们的教官因为我们的自私而被上级责骂。可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就这件事情严厉地斥责我们,他只是希望我们可以下次走的稍微好一点,哪怕是一点点,他也会很开心。读着教官在微信群里纯朴的语句,我们都感到别样的温暖。

原来铮铮铁骨之下,会有这般令人动容的柔情。我们的教官虽不善言辞,却有着一颗炽热的心。

——民商经济法学院 黄丽阳

教官之姿,莫若长松

犹忆初临盛华,黄沙漫天,烈日当下,初来乍到的我们脚下虽踏着坚坚实实的土地,手中虽拿着大大小小的行李,而心中充满的却是对军训的一切的迷茫与未知。恰是一瞬,教官尖锐的口哨声和粗砺的命令声恍若墨黑色的夜空中闪耀着的北斗星,为我们这群懵懂的新生指明了军训生活的第一个方向。之后,一系列程序式的站队、看齐、齐步走、回宿舍、整理内务、吃饭、站军姿、踢正步,均是教官带着我们一个集体去完成。他们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嗓音沙哑,处处以最高标准要求我们。然而这就是一个军人该有的姿态,行为中透露着飒爽的风采,言语里流露出责任的担当。只短短几日,他们便用豆腐块叠被教给我们什么是自律,用大家的集体行动教给我们什么是团结,用烈阳下的军姿正步教给我们什么是坚毅。荒荒沙地,彩霞满天飞,教官们挺拔如松的姿态,身体力行地向我们诠释了军人的含义。

——外国语学院 夏莉娟


不一样的风景,走不出的人生

苏力曾写过《走不出的风景》,在军训中,教官则为我们演绎不一样的风景,三个不同性格的军官与我们朝夕相处。日子很长,但和人生相比却很短,风景很多,但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更有种走不出的依依不舍……

我们的教官的脸庞都是太阳晒过的痕迹,仿佛阳光给予他们不一样的洗礼。他们在军训场上对我们十分严厉,总是板着脸,我们不敢吱声,不敢做错任何动作,可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优秀。然而在生活中,他们会和我们一起嬉戏玩闹。我们班的教官常和我们撒娇,他叫我们小可爱,当我们动作做得很好的时候,他还会称赞我们:给力。每次听到这个称赞,就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这就是我们的教官,他们在私下里就会和我们一起玩,一起闹,还会提醒我们增添衣服,像我们的老师,更像我们的父母。至今还记得他对我们说过的话:我也算半个老师,希望你们不要让为你们操心的人难过。

也许我们从前素未谋面,也许我们不会有任何交集,也许他们只是匆匆过客,悄然离去。但是既然军训把我们聚到一起,那么这就是不一样的风景,走不出的人生!

——法学院 张可欣


最好的过客

有人说,很多人都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或许教官在我们一生路途中亦不过是一个过客,只是,是特别重要的一个。

我们教官是一位特别可爱特别温柔的人,对我们的关心可谓无微不至。进饭堂前,先要含笑嘱咐我们多吃点儿,吃完饭出来,又体贴问我们有没有吃饱。整理内务时手把手一一教我们叠被子,认真的神情与精湛的技艺让我们叹服不已,然后他又挠挠头告诉我们要自己多加练习,不要因为被子的客观条件为自己内务不过关找理由。晚上我们在室外拉歌,因着夜里凉,教官嘱咐我们添衣服,不要冻着。临睡前,教官用心提醒:“别因为被子是我给你们叠好的就不舍得伸开,记得盖被子啊。”当有同学身体不适,教官会再三关切,确保同学们身体健康。

而除却生活上的照顾之外,训练场上,教官对我们也是颇为用心。细心地一遍一遍指导我们各方面动作要领,耐心地询问我们是否听懂了掌握了,再我们迷惘时重新耐下心来指导。在我们取得哪怕一点点进步时,教官也眯眯笑着给予我们适时的支持鼓励。在我们的训练效果不尽人意时轻轻训斥了我们两句,他回身便“哈哈”干笑两声,气氛顿时和谐温馨起来。

纵使因为连日大声下口令累得嗓子哑了,教官也尽量用沙哑的嗓音同我们说着话,脸上始终带着恰如其分的微笑。嗓子稍好,教官便开始亲自一句一句带我们唱军歌,表情里带着一点点的不好意思,说唱得不好我们多见谅。

他是最可爱的人,尤其,对于我们。若可以定义敬爱的教官与我们的情谊,大抵,我们是彼此生命里,最好的过客。

——民商经济法学院 刘佳璇


军训教官

经过几天的军训,教官的形象在我们心中丰富起来。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的疾言厉色,给还没有进入状态的我们一个下马威,让大家瞬间站得服服帖帖、规规整整。每天训练的时候更是严肃,目光犀利,嘴唇紧抿,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大家的训练动作稍一出错,便是声如洪钟的训斥,或是命令我们在灼灼的日光下站军姿。这样的教官让我们又敬又怕,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差池。

可是训练的间歇,教官就摇身一变成为了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大哥哥,带着我们唱军歌,玩游戏,跳一支社会摇,唱一首卡路里。教官偶尔也会对我们讲起他们自己的故事,当兵时的艰苦,退役后的生活,我们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也在烈日下站过军姿,像我们一样抱怨;原来他们也曾走不齐方阵,像我们一样被训斥;原来他们也曾踢不好正步,像我们一样尴尬地面对别人的笑声......原来,我们都一样:当年的新兵摇身一变成了教官,训练着一群学生;教官们面对着我们,就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我们一步步在成长,渐渐地也能理解他们的严格要求,也体谅他们来到这里忍受着风沙与暴晒。谢谢您教官,谢谢您在这短短的十四天给我留下陪伴我终生的美好回忆。

——人文学院 崔诗晴


军训教官

我们三连的闫教官可是出了名的“严教官”,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同学们,训练是训练 ,生活是生活,平时可以懒散,但训练时必须拿出你的精神头来。”还记得初到军训基地的我们,齐步不整齐,踏步不踩点,正步踢不出,在经过闫教官的铁血指导后,绿色的军装化作靓丽的风景,嘹亮的口号化为一曲战士的歌,整齐的步伐也变成了一股坚定的力量。闫教官铁一般的纪律使我们变得坚韧,使我们拥有了军人的义胆豪情。

而闫教官在训练之外又有一种截然不同的和蔼。他特别关注我们的生活,每天早上、中午训练前,他都会叮嘱我们,有身体不适一定要提前报告。因为怕我们感冒,每次吃饭前都会请求领导允许穿外套。即使是熄灯了,他也会轻轻地检查我们是否都盖好了被子,叮嘱我们好好休息。有这样的教官,即使再苦,再累,我们也心甘情愿!闫教官,我们爱您!

——外国语学院 张焕宁


如师亦如父,我们的教官

两个面对面站着的人,互相用手抬着对方一条腿的脚踝,挺胸抬头站直不能晃坚持五分钟,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想,对我们这群刚刚经历十二年没日没夜的学习及三个月无休无止的玩乐的大一新生来说,绝对是一种做不到的感觉,但是当这件事真正地发生,当严肃的教官用鹰隼般的眼睛紧盯着你,当他怒喝着着“有一个人动全员加时十秒!”,当我们声嘶力竭地数着一百二十秒倒计时,当我们支撑不住时同样精疲力竭的队友轻轻的一句“再坚持一下”……你就会发现其实,好像并不难,你只需要坚持一秒,再坚持一秒,就像那个《走一步,再走一步》中的困于悬崖的小男孩,沉沉黑夜中,你只需要走好下一步,你只需要坚持下一秒,每过一秒,你与成功之间就少了那一秒。

“一”声落地,当我们159个人都做到了这件原本异常困难的事情时,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鼓掌,为自己的成长喝彩。而一向不苟言笑甚至显得有些不近人情的教官竟然让我们拥抱我们的队友,那个一直抬着你的腿和你一起努力的队友……那一刻,我只想说“壮士,干了这碗来之不易的鸡汤!

那晚教官说了很多,他告诫我们要学会坚持,学会合作,学会部队中“见红旗就扛,见荣誉就争”的精神。类似的话语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听过很多,但在这样一个凉风习习的夜幕星河下,却忽然给予我莫大的感触。《城南旧事》中的英子学会了硬着头皮去面对困难,我们学会了咬紧牙关去面对困难,但所幸,如师如父的教官,依然会在洒满晨曦的训练场上等着我们。

——商学院 徐菡蕊



冷面在外,赤诚在心

他们,时常因冷酷的命令与不近人情的行事方式而受到误解;他们,也会因下达了高强度的训练指令而饱受诟病、甚至私下的咒骂。在你的眼中,教官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受过职业训练的军人?生来不带任何情感的战士?亦或是被派来折磨你的人?这些评论在某些方面或许是真实的,但也不完全如此。

多日的接触让我认识到,教官们并非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军人。正如其他的年轻人一样,他们也会刷抖音、打王者,甚至手把手教你如何用98K机瞄。新时代的军营并非像人们想象的一般,它并不是一座孤岛。新时代的军人自然也会与时俱进,这才是大国军队在新时代的崭新风貌。

就算是凡事以纪律至上的教官,也会有关心同学的一面。谁在训练时突然流了鼻血,谁的手划伤了,或者谁有感冒发烧的症状,教官都会对他关怀备至。这也至少让我们在严酷的军训中,感受到家的温暖。

然而最令我钦佩的莫过于教官在平日里对我们的教诲。他曾不止一次教导我们,身为中国军人所应当拥有的精神与气魄,一种命令高于生命的觉悟。这时常令我肃然起敬。对于当代解放军没有太多了解的我,现在认识到——解放军依然是当年的解放军,就算武器更新换代、条件愈发优越,但存在于每个军人当中的思想内核却一脉相承。他们是中华的军魂,更是我们的国家之魂、民族之魂。

军训是对我们每个人体质与意志的磨炼。而作为指导者的教官,其作用更是不可忽视。愿多年后在回首军训的苦与乐时,教官的影子还会浮现在我们眼前。

—— 商学院 何若愚




献给刘绍刚教官

如果不是因为刘教官,我想我很难对军训基地产生好感。但是人之所以能对某个地方产生美好的印象,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地方有美好的人吧。

我们的教官叫刘绍刚。刘教官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黑。有人对他说:“教官,我觉得你长得好像张睿啊,就是演新版还珠格格里五阿哥的那个。”教官貌似惊讶:“还第一次有人说我长得像明星”,但脸上分明闪过一丝得意和狡黠。

教官会在我们摇摇晃晃站军姿的时候给我们鼓劲——“很好!坚持住啊,还有四分钟……就剩最后一分钟啦!”;也会在我们站军姿时不厌其烦地强调“三挺三收”;在训练齐步走时不住地大喊“慢!慢!左右左!左!左!左右左!”直到嗓子沙哑到说不出话来。刘教官永远是等所有同学都进入食堂之后最后进去吃饭的人,也是同学们一看到就能产生集体感和归属感的人。他的方式不是的一味仁慈,只是在负责任的基础上对我们更加关爱。

那天中午我出来洗衣服,刚过围墙却看到刘教官歪坐在马扎上,倚着墙,只把帽子松松垮垮地耷在脑袋上遮挡阳光,就这样睡了过去。正午刺眼的阳光经过屋檐撒下一片难得的阴影,虚虚实实地打在教官脸上。这时正有一阵风吹过,掀起了衣架上花花绿绿的衣服,衣服上下翻飞之间,我看着疲惫的教官,心中莫名涌起一股敬意。

作为一名学员,在剩下的几天里我能做好的就是认真训练,认真整理内务。而此刻我只能把敬爱之情浓缩进这一篇小文里,献给我们连队最可爱的人。

——国际法学院 熊斯佳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致亲爱的安教官

初次相遇,是在开阔的训练场,京都的郊外万里无云,晴空暖阳,初秋上午的日光依然如盛夏一般耀眼,队伍走过的水泥地上黄沙扬起,空气中铺陈的浅金色光雾化作一团团金沙,沙粒反射的蜜色光束映照在同学们的脸颊,穿过一张张神情略显紧张的青涩脸庞,一张洋溢着可爱笑容的脸映入我的眼帘。

刚下客车,同学们赶紧领过行李,排成队列,行色匆匆,大家都情绪紧张,仿佛都在心里上着一根快要崩断的弦。就在这样微妙的氛围中,您开朗的笑颜忽然闯入我们的视线,轻易地抚平了我们的情绪,带来些许慰藉。

之后我们得知,您是我们的教官,您姓安,单名一个阳字。奇怪的是,安阳这样文艺的名字放在皮肤被烈日晒得有些黝黑,体格算不上娇小苗条的教官身上,并不让我们觉得有半点违和;反之,我们觉得您的名字和您的为人一样,如春风化雨,行动举止之间教导我们坐正行直,如和煦暖阳,让我们在寒冷秋夜内心安定,倍感温暖。

您总是待我们态度温和,从不乱发脾气,如果我们之中有同学不小心犯了错,您也总是耐心的教导我们,纠正我们的错误,而不是盲目体罚;平时其他教官生气训斥了我们时,您也总是帮我们说话,坚持从根源解决问题,而不是单单地惩罚学生。

您的声音总让人印象深刻,您的歌声优美动听,唱起军歌时又毫不含糊,不拖泥带水,您还在晚上活动时说起之前曾做声控主播的经历,总之,您的一切都让我们觉得惊喜,您就像你处很深很深的宝藏,我们永远也猜不出下一秒被挖出的会是怎样的奇珍异宝。

您和同学们总是打成一片,关系十分亲密友好,您待人亲和,十分爱笑,总让我们以为您并不是给我们带来“折磨”的残酷教官,而是小区里的一位邻家大姐姐,遇事会毫无保留地帮助我们,平时总会竭尽所能地照顾我们,生活不顺时总能耐心地指导我们克服困难;但同时,您在训练时也总是严格要求我们,坐姿站姿腰板都要挺直,踢正步腿要绷直,队列排齐,步调时刻保持一致,甚至精确到哪一刻该转头,哪一刻需要定住不动,这些要求您从来毫不含糊,也正因为您的高标准要求,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走好的整套分列式方阵的步伐,我们总是期待着每次哨声响起时您满意的微笑,期待着每次“立正”口号落下后您的一句称赞。

平时的小摩擦一定会有,但您总能以正确的方式轻松化解,在生活在军训基地的这段时间,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时刻感到庆幸,庆幸您可以作为我们的教官,来指导我们十四天之长的训练。我们也一定会更加努力练习,绝不辜负您和对我们的一片期望,我们为成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秀的当代中国大学生而努力,与此同时,我们也为您满意而欣慰的微笑而奋斗!

最后,我想代表全体十一连同学对安阳教官说:安教官,我们爱您!

—— 法学院 王昕颜


编辑/陈睿

关闭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图片新闻 |
| 最近更新 |
| 热点新闻 |
| 法大微信 |
扫一扫,知道更多
| 微博 |

手机版 | mobile phone version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 网络工作室负责维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电子信箱:news@cupl.edu.cn


新闻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