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专题  >  2018新生军训进行时  >  正文

【军训通讯员】军训感人瞬间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8-09-20    阅读数:
T AAA


这么多年了,还没学会适应离别。

基地的天今天格外的蓝,远山连绵着呼应长云,阳光烫的人那几分惆怅情绪都开始泛滥,我站在合影的同学中间,强迫自己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相框将相伴相行近八天的47个人圈进一个屏幕里,我不知道身边是否有人眼眶微红,是否有人哽咽出声。我只是抬起头,望向蓝的有些刺眼的天空,告诉自己不可以。

眼睛习惯了在面临离别的时候,不顾大脑的阻止将自己储存的眼泪全部倒出来,但往往泪水只会让人更为难受。站队的时候回头看见后面的小姐姐在擦眼睛,一下子就很难过了。这就是悲伤的影响力吧。

不过说自己十点钟走的教官最终还是带着我们共用了午膳,直到午休的时候才突然在宿舍门口说了一句“走了”。

他一直在笑着,甚至给我们讲他们队伍里会怎样突然告别,我们埋怨着他无情冷酷无理取闹却还是围在他身边不愿意散开。看吧,这么大的人了,还是没有学会适应离别。

一首没唱完的《送别》,到底送走了一颗我们心里的“小欣欣”;一场未完成的军训,引路人在半路离开。

交集可能就在这里结束,缘分可能就在这里终止,唯愿生命里的所有过路人,一世安好。

——民商经济法学院 梁茜

军中姐妹

烈日把黄土烧得灼热,尘土随着还并不整齐的正步上下飞扬。持续的高温使炎热从发梢蔓延至我的指尖,汗水顺着脸颊的轮廓缓缓滴落,在落地的瞬间化为乌有,只留下阵阵瘙痒。

突然,我脚下的黄土地似乎变成了泥泞的沼泽,我感觉每走一步都有一只无形的手将我向下拽。我坚持往前走了几步,眼前却突然像是断了信号的电视机,只剩下一片雪花。下一秒,无数的手向我伸过来,像是划破那幽深黑暗的一道道亮光,合力将无力蹲坐在地上的我搀扶了起来。将我扶到椅子上后,她们细心叮嘱了几句,便又小跑着回到了训练场。

虽然他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连日的训练将我们连接到了一起。此起彼伏的关心像是冬日里的白开水,有着最感人的温暖。这就是我们,最温馨的军中姐妹。

——民商经济法学院 庄逸涵

我们的歌声里

天色暗下去的时候,星光会亮起来;时光薄下去的时候,记忆会厚起来;空气静下去的时候,歌声会响起来。繁星点缀,微风飘浮,我们齐坐院子,围成一个同心圆,在这个夜晚,我们的歌声里荡漾着欢乐与记忆!

教官在圆中央,拿着他的大喇叭,教我们不同的歌。一句句歌词在空中掠过,一串串音符在风中跳跃。我们一起唱《强军战歌》,一起唱《国家》。在学习《国家》的时候,我们还运用了手语,当我们的手在空中舞动,仿佛天使般的温暖悄然而至,因为温柔,所以强大,因为有爱,所以温暖。这就是歌声的魅力吧,在一首首爱国歌曲中找到心中的大爱,寻得明媚的晴天。

在我们的歌声里,有不服输的倔强,有家事国事、事事关心的大爱,有我们心中不变的远方的呼唤,指引我们向前走去!

——法学院 张可欣

饮水思源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共创辉煌

四十年风雨浸润流岚岁月,积淀沉沉履步;

四十年奋进穿透朗朗书声,谱写精彩华章。

2018年9月16日,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迎来了40周年院庆。一大早,我们就乘着大巴回到久违的法大校园,兴高采烈地进入礼堂参加院庆大会。庆典大会上,为法学院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各位前辈回顾了自己与法大的艰苦奋斗史。四十年年拓荒播种,府学路27号已成一片沃土;四十年契而不舍,法学院为祖国培养无数政法人才;四十年上下求索,法学院与共和国法制建设同命运共成长。作为法学院2018级新生,我们应始终不忘“除人间之邪恶,守政法之圣洁”的入学初心,怀揣梦想来到法大,伴着知识走向远方,铭记“厚德、明法、格物、致公”的校训;不忘“法治天下,学问古今”的院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努力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中流砥柱,共同创造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的美好明天!

——法学院 徐宁蕾

秘密番号

炎热的午后,各路人马浩浩荡荡到主席台前一方平整地面上集合,各连队相继进行分列式的方阵模拟训练,自主席台前走过。

空气里氤氲着耕种的紧张与收获的喜悦,我们在台下进行着有序的演练,主席台上,则是教官们站成一列,认真地指挥调停着。前方的方阵率先经过,矫健的身姿,整齐的步伐,昂扬的风貌无不令我们心生赞叹,却又压力倍增。

我们方队的两位教官,被我们亲切称为生哥和阿梁的两位最可爱的人,亦前前后后为我们奔忙。生哥走来对我们说:“下一次走好,我给你们录视频,别冒泡啊,有证据。”转头对阿梁道:“我手机像素不高,借你的一用。”

于是生哥在看台上远程指导。遥遥小喇叭里听得一声,是生哥温柔的声线:“加油。”

此刻,阿梁在台下我们身侧,嘱咐着我们动作要领,我们默记于心,正准备开始踏步。忽而喇叭里再度传来生哥的声音:“阿梁,你手机锁了,密码是多少?”

全场哗然。阿梁回身,声音洪亮,我们同他一起重复着一串数字。

过后,有位教官路过:“你们是阿梁的部队?你们连队叫什么名字?”

我们点头,大声回答以那串数字密码。

——民商经济法学院 刘佳璇

再见,阿梁教官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我们围坐在阿梁教官身边,歌声随着微风飘过云端,其中带着微微的啜泣与颤抖。只是在炽热的阳光下,每个人都尽力地保持着太阳般灿烂的微笑,仿佛,一切还在。

如果说我见过一个最能打动人的笑,那么这个微笑一定来自于阿梁教官。犹记得初见阿梁教官时,他嘴角勾起的腼腆微笑。那时我们的方阵刚刚成型,方阵中的同学们也来自不同的班级,心中充满了孤独与不安。但是阿梁教官的一个微笑便如春风般拂过我们不安的心灵,使我们重新投入到训练当中。而也是从那时起,同学们私底下沿用了其他教官对梁教官的昵称:阿梁。

如果说我见过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那么这双眼睛一定来自于阿梁教官。阿梁教官在训练中的话不多,却格外的认真。当时恰逢我们学习“齐步走变正步走,正步走变齐步走”的队列变换,阿梁教官并没有像其他教官一般用语言给我们讲解,他选择一遍又一遍的亲自为我们示范动作要领。每当做完一遍动作时,阿梁教官的眼睛便会扫过每一个人,似乎在询问着我们是否真正理解他所教收的动作;而每当我们的队列走得整齐、动作标准的时候,他虽有时吝啬语言上的表达,但是他的眼睛里总是会闪耀着赞许的光芒。那光芒足以使我们每个人的心里亮起璀璨的烟火。

如果说我见过一个最可爱的人,那么这个人一定是阿梁教官。一个方阵在练习中总是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每每这时,阿梁教官也会紧皱眉头,提高自己声音的分贝,严厉地指出我们的问题。然而这种威严的气场只维持几句话,阿梁教官便会自动“破功”,自己先不由自主地露出几颗白牙,灿烂而腼腆的笑了起来,尴尬地吐吐舌头,使前一秒笼罩着整个方阵的低气压瞬间消散。

午后的军训基地宁静而温暖,同学们在送别阿梁教官后纷纷进入了梦乡,只有没有午睡的我坐在宿舍对面的马扎上,望着宿舍前那片空旷的土地。忽然,一双黑亮的军靴映入我的眼帘——原来是已经与我们挥别的阿梁教官回来取他落下的水壶。他望向我,用手势示意我不要声张,并最后留给我了一个腼腆的微笑,和一句“再见”。

“再见!”我望着那远去的脚步,喃喃道。

——民商经济法学院 黄丽阳

致孙毅辅导员老师:

秋意渐浓,寒意渐深,在这个天际飘着薄梅色云霞的傍晚,我谨在此用文字记录下我对您的敬仰与感激。

初次“见”您是在一个寻常的夏日午后,法学院四班新生群中忽然发来了您的照片。照片上充满青春气息的大男孩对着镜头露出了富有感染力的开朗笑容,那样阳光的男生仿佛从来向阳而生,不曾忧虑,让人心底莫名生出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切感与安全感。

真正与您见面是在报道当天的宿舍中,您和学院的书记一起来探望我们新生的适应情况,当时您和书记亲切地询问我是否遇到什么问题,对新的环境是否满意,您真诚的询问宛如一阵和煦微风轻轻抚平了我刚刚入学紧张不安的情绪。

您在薪火系列讲座上的发言至今于我仍历历在目,您的一席真挚话语为我指明了大学生活的方向,一扫我之前的无措与迷茫。与此同时,您在言传以外还做到了身教,您作为优秀的法学生,完成学业后留校担任辅导员,这样优秀的学院经历为我们的大学生活树立了一个出色典例,坚定了我们不甘于蹉跎、拒绝平庸的勇气!

军训时,您忍受着烈日暴晒,耐着炎炎酷暑,坚持陪着我们共同度过军训的时光,细心地与请病假的女生们谈心,安慰身体不适的同学们,安抚她们的内心的情绪和身体的痛苦。

您教会我们以平和的心态对待军训时的生活,教导我们尝试着体会生活中的挫折甚至是苦难,让我们学会将心比心,从心底真正理解教官们的心情,在绝对的纪律中寻找可控的自由与生活的乐趣。我们从您那里学到的,不仅仅是学业上的宝贵经验,更有平日生活的实用哲学。

医务室前偶遇您来探望,您热情地请大家吃水果,酸甜可口的葡萄让同学们因喊口号而沙哑的嗓子瞬间滋润,让我们在这凉爽秋意中终于享受到一刻真正的轻松,这让我们心中万分感激。

各连的板报评比活动,您也热心地指导我们,甚至看到了画中黄色与橙色相间的波纹这样的细节,给予我们改善的意见,并且十分尊重我们的看法。作为辅导员,您的细心,耐心,真诚之心,我们都看在眼中记在心中。

听闻您是第一年做辅导员,相应的,我们也是于您有特殊意义的第一届同学们。我们能从您在法学院新生讲座上的发言感受到您对带好我们法学院18级新生的内心的迫切,也能深刻理解您平日工作生活的繁琐忙碌,同时照顾四个班的同学无疑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工程,您的每次付出都使我们万分感激;与此同时,我们也真诚地希望自己可以做好您的第一届同学,我们一定努力发展学业,丰富自我,绝不辜负您对我们的一片期望!

荣幸之至,法大四年,与您相聚。

——法学院1804王昕颜

摄影/李泽锋  编辑/黄雨薇

关闭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图片新闻 |
| 最近更新 |
| 热点新闻 |
| 法大微信 |
扫一扫,知道更多
| 微博 |

手机版 | mobile phone version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 网络工作室负责维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电子信箱:news@cupl.edu.cn


新闻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