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大人物  >  正文

严飞:勇立潮头的开拓者

发布时间:2017-12-26    阅读数:
T AAA

【人物简介】严飞,男,2000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外语系,2003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获法学硕士学位,之后取得北京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学位,2013年任美国休斯敦大学访问学者。2003-2008年,严飞在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担任法律讲师。2011年,他创办浙江秉格律师事务所,专注互联网版权领域。2015年,浙江秉格律师事务所承办版权案件数量居全国第一。同年,严飞创办了“快版权”互联网公司。2016年,浙江秉格律师事务所入选浙江省“名所名品名律”工程。2016年,律所代理的“乐视诉快播网络侵权案件”案件,入选2012-2016年杭州十大影响力案件。严飞也曾获杭州市西湖区优秀律师等荣誉。

工作专注且专业

严飞的办公室里有一面大大的照片墙,上面记录了严飞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出游的情景,照片上都是些朝气蓬勃的年轻律师,严飞站在大家中间和大伙儿一起对着镜头开怀大笑。这是他带给人的第一印象。

秉格律师事务所由严飞一手创办,是浙江省首家也是唯一的一家专注于互联网知识产权专业的律师事务所,事务所不大,律师们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工作时要用到的材料。走进会议室,整整一面墙上挂的都是与事务所合作过的客户的照片。这些客户中,大多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大咖,有爱奇艺等视频门户,也有《甄嬛传》的作者流潋紫。

严飞创办律所之前,曾做过五年的高校教师。“想换个工作试试”的想法,使严飞选择了辞职。辞职之后,严飞失去了经济来源,他手里只剩下四千元积蓄,如果没有工作,就需要借钱去养活家庭。“这个事情挺恐怖的”,严飞提高音调强调。一边是主动放弃了高校教师的职位,另一边却是窘迫的现状,严飞在犹豫之中选择去做了律师。

已经是而立之年重新转行,谈何容易。很多律师不愿意收年纪大的徒弟,严飞就只能自己摸索,期间自是不易。对于艰辛,严飞总是轻描淡写,“但凡是一点成就的取得背后都是无限的努力付出,没有投机取巧的办法。”一个偶然的机会,严飞接下了第一件知识产权的案子,从没接触过这方面案子的他决定努力试一试。找资料,看以往的案例,把可能遇到的情况都一一做好准备。出乎客户的意料,这个案子胜诉了。于是慢慢地,他接到的知识产权的案子越来越多,严飞也逐步筹划,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并在当了五年律师之后创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当今的律所大多以综合性为主,秉格律师事务所则不然,仅定位在互联网知识产权领域。在律所官网上,有一句话特别醒目,“less is more”。十年前,严飞就下定决心,如果做律师就要做一名专业律师。在严飞看来,《国富论》中早已揭示了这个道理——社会分工。分工和专业化带来生产力的增进,“别的领域已经实现了专业化,只有律师行业似乎没受影响,还在按照原来的模式在缓慢地向前发展”,但最经济的方式就是每个人都处理自己经验最丰富的案件,所以严飞选择了在一个领域做到专注且专业,给自己打上了唯一的标签。“其他的律师他们的面目是模糊的,而我只有一个标签,我希望别人在想到知识产权时就会想到我。”如何选择,如何放弃,这也是人生的智慧。

然而仅攻一个领域,范围的限制并不意味着可做的事情变少。在细分的领域里做到精细化,这样才能更加专业。在严飞的团队里,有的负责影视,有的负责音乐,还有的负责动漫和文字。正是秉持着“在细分市场中做到最好”的理念,严飞的律所为很多大家所熟知的作品提供着专业且高质量的服务,比如《中国好声音》《盗墓笔记》和《甄嬛传》。当被问及如何与这么多著名的客户长期合作时,严飞谦虚地表示现在客户还不是很多,像爱奇艺这样的稳定客户也是通过专业的服务逐渐积累起来的,“法律服务不是工厂的大规模生产,只能小步地通过案件的质量来一点点地渗透给客户。”秉格律所办理了很多成功的案子,例如乐视诉快播网络侵权案,这个案子被评为2012-2016年杭州十大影响力案件。这是快播首次败诉,之前快播一直打着“技术中立”的借口屡屡胜诉。严飞的律所名字叫秉格,取英文单词bingo之意。他说希望给当事人一种信心,相信我们代理的案子都会胜利。

法大记忆

严飞在法大求学七年,提起当初为什么选择报考法大,严飞笑谈是因为很个人的原因,他报考法大是由于高三时看到的一本杂志。杂志上一篇法大毕业生写的文章令他印象深刻,内容主要是回忆了这位法大学生自己毕业时的情景:两个男生在宿舍里弹吉他唱歌,有一个大概也是同届的女生站在拐角处偷偷地听,曲罢之后,女孩忍不住鼓了掌,结果被两个男生发现。“那篇文章给我的触动很大,我原本以为政法大学听起来很严肃,但是同学们在相处的过程中却很温暖。所以,我觉得中国政法大学就是我想要报考的学校了。”

严飞回忆,自己在上大学前“和女生说话都要提前打好草稿”。不擅交际的懵懂少年,在刚入大学校门时是慌乱的。进入外语系后,自己的口语和那些大城市来的同学差了一大截,成绩也不如以前那么引人注目,再加上生性腼腆,严飞发现自己不再是以前小城中学那个老师和同学眼里闪闪发光的少年,“好像少年维特的烦恼都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为了克服自己和女生说话就紧张的毛病,严飞会举着提前准备好的小纸条和班里的女生主动聊天,小纸条上记着想问女生的问题和女生可能回答的所有答案。几十年过去,班里的同学在聚会时都惊讶当年不敢和女生聊天的毛头小子已然变成了法庭上辩口利辞的大律师。

严飞本科读的是外语,为了练习口语,他就每天早上就早起半个小时晨读或者练练听力,拿着广播戴着耳机听BBC或者VOA,总觉得自己学的还不够。在法大学外语,在很多法科生面前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当年我们就挺小众的,别人都是上大课,教室不固定,而我们却还是跟高中一样,有外语的固定教室”。他笑着,“逃课都不好逃呢,连个足球赛都组不够一支队伍。”

他是外语系的第三届学生,也是第一批住进昌平校区的外院人。刚刚来到昌平,和其他校友的感触一般无二,“特别荒凉,怎么和我老家一样”。不过新鲜的大学生活很快就冲淡了这点小小的失落感,天南海北的同学聚在一起也有趣而热闹。在圣诞节的时候,外院还组织一起去海淀校区和师兄师姐们一起过节,“也算是外语系的学生在法大的特色吧。”

严飞读大学在世纪之交,也在京城这一隅与众人一起感受时代的呼吸。中国申奥成功时严飞在读研,他走到车水马龙的街上,大家都举臂高呼祖国强大。那时候的他处于人潮之中,和大家一同感受这光荣的时刻,严飞这一秒深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和社会,和国家,和法律,和政治,紧密联系在一起。

不惑之年的奋斗史

严飞是个工作狂。

刚刚开始做律师的时候,严飞极其努力,因为自己与别人相比起步晚了五年,在周末他也会继续加班。工作之努力,非他人可比。大概正因如此,严飞才能够在短短三年之内从一名手里仅剩四千元积蓄、前途未卜的新人律师变身为知名律所的创办者。

严飞做了五年的高校教师,又做了五年的律师,现在他又开始了新的角色——公司CEO。律所的业绩蒸蒸日上,2015年,他的律所承办的版权案件数量居全国第一。在这个领域里游刃有余并不能满足严飞,他想要创业。严飞在2015年的时候创办了一家名为“快版权”的互联网公司。因为传统的方式是通过律所里律师的专业服务为原创者提供服务,然而对于微版权的创作者来说付高昂的律师费,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不实际也不划算,所以很多人只好忍痛作罢。“律所毕竟不能普惠地保护原创者的版权”,因此严飞想通过互联网公司的形式,利用程序加人工的方式为微版权的创作者提供服务,既快速又尽可能地降低费用。当提及为何要选择跳出律师这个舒适圈时,严飞说:“律师做了五年之后我觉得挑战性不大了,就要再去干一个更有挑战性的事情,我想做个商人,做个创业者。”创业,这个词充满着魔力,它虽然暗示着未来道路中的未知和凶险,但它也同样能给人带来无限的希望。这是一个互联网计算机不断带给着人们惊喜的时代,不跳入时代的洪流去感受一番,再回首时或许会留有遗憾。严飞认真地引用了高晓松说过的一句话,“生活在15世纪的最了不起的事是大航海,死到这个船上也是好的,几百年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一番壮志于胸间。

然而突然进入一个崭新的领域,又谈何容易。不单是资金的问题,本身身份的改变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创办了公司之后,严飞慢慢地发现自己经验不足,也没有足够的管理能力。那既然如此又怎样才能把领导这个角色做好?严飞只能一点一点地去学。

不但学习管理知识,严飞的手机里还存着很多其他方面的书。“我有段时间对知识很恐慌”,严飞说。知识浩如烟海,严飞尝试着去用源知识的原理去理解人生,基因、人类进化史、心理、经济,严飞样样都有所涉猎。“都快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我一定要知道答案。”处于一个崭新的人生阶段的严飞,他不想要犯错。

当我们问到工作如此忙碌,他是怎样才能把事业和家庭平衡好时,严飞笑了,实在地说“平衡不好。”对此,严飞很惭愧,“自己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到了四十不惑的年纪,他想要在这个阶段尽可能地闯出一番事业,对家人也有所亏欠。他希望,今后能更好地经营生活,与家人共同做一些小事情。

荀璐阳  编辑/黄雨薇

关闭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图片新闻 |
| 最近更新 |
| 热点新闻 |
| 法大微信 |
扫一扫,知道更多
| 微博 |

手机版 | mobile phone version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 网络工作室负责维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电子信箱:news@cupl.edu.cn.


新闻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