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直击法大  >  正文

【职场法大人】之三十四:从北京村官到大连公安——访2003级校友李洪亮

来源:就业创业指导中心     发布时间:2018-09-21    阅读数:
T AAA

【编者按】为做好毕业生就业创业指导工作,学校将在《求职经验谈》、《创业先锋》系列报道基础上推出《职场法大人》系列报道,旨在通过访谈毕业五到十年的法大毕业生,让在校生从他们身上发现职场人的能力素质要求,也帮助在校生探索未来的职场生态,从而为自身职业生涯规划打下基础。

【本期人物简介】李洪亮,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侦查学专业2003级本科生,毕业后曾任北京市村官,现在辽宁大连公安法制部门工作,负责刑事案件的入口审核工作以及为基层所队提供法律咨询等。

扎根基层,从稚嫩开始

虽毕业多年,回忆起大学校园生活,语气仍是充满了怀念,李洪亮笑言,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接受采访。

与大多数同学一样,大学期间的李洪亮对社会和法律行业接触并不多,只是隐隐有一个将来从事公检法工作的想法,他眼中社会的图景,也只是由厚厚的侦查学和法学理论课本、以及法大教授课堂上的娓娓叙述,慢慢地勾勒出轮廓。虽说大学四年作为学生看了很多书,李洪亮还是因为专业知识基础不够扎实而感到一丝后悔,“到了工作岗位才知道什么叫做隔行如隔山,专业知识就是你的财富。”有时候也有重新回到法大校园,再把大学生活重新过一遍的冲动,回到那时候,再多花些时间在专业理论学习上,刚步入工作岗位时也会更从容一些。

毕业后李洪亮很幸运地担任了大学生村官,接触了北京农村基层的基本情况。其实那段日子算不上波澜壮阔,每天发生的都是平淡无奇的小事,以致在问道有什么记忆犹新的有意思的事在任职村官期间发生时,他竟然一时都回想不起。现实对于象牙塔里的大学生来说可能是难以通过书本上的字句进行想象的,这对李洪亮来说是一次历练,在适应实际工作模式的过程中,他既锻炼了心理承受能力,又开阔了眼界。日常的工作让他亲眼看到了党中央对新农村建设的投入和决心,也看到了其中折射出来的基层存在的一些体制机制问题、社会问题,也更明白了政治的含义。

步入社会,闯层层关隘

现在李洪亮在公安系统工作,日常会审核很多案件,多是对一些疑难案件进行研究定性,对嫌疑人是否可以采取强制措施、采取什么样的强制措施给出工作上和法律适用上的意见。“疑难案件”确实是公安工作中要面对的一个头号难题,报案人来的时候,会给公安提供一些证据,大多是书证,但是这些书证往往带有很强的主观色彩,真假难辨,一时又很难查清楚它们的真伪,为了不耽误时机,公安局往往不得不立案调查,很多案子到头来证据不足无法处理,又不能轻易撤案,很多积案就这样产生。另外,在进行定性的时候,社会生活太复杂多变了,遇到的案件很多都是非典型案件,很难用一两点书本上的知识或者几个法条解释清楚,一些案件让刚工作的李洪亮措手不及。在实践中,慢慢地遇到的案子多了,李洪亮会对它们进行归类,也渐渐摸索出了每一类案件的解决方式。难以用单一知识、需要综合各方面知识来解决的案件多是一些专业性质很强的案件,比如毒品类案件、假药类案件、公司间合同纠纷与刑事案件融合的民刑交叉的案件等等,都需要对毒品领域、假药领域等某个特定的社会领域有所了解,这些都是需要在事件中不断摸索和积累,是在步入工作岗位前不能获得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挑战就是,法制还不健全,很多案件面临的争议点法律和司法解释都没有明确的规定,导致各地法院的判例不统一,公检法的认识上存在差异,如果没有比较深厚的理论和实践功底作支撑,就难以解决问题。

他说到一个有意思的案例,派出所之前出警时,遇到过放鸡人和养殖户之间矛盾,鸡应该是属于谁的呢?双方争执不下甚至大打出手。双方打仗是事实,并且导致了公安出警。可背后的问题是,养殖户偷卖肉鸡的行为是否构成了违法犯罪呢?这个问题在案件中较为复杂,并且是刑民交叉,也需要更多的理论知识来解决。放鸡人把鸡雏、饲料等等交给养殖户,并且提供兽药和兽医,养殖户提供场地和人员来把鸡雏养成成鸡,到时候放鸡人再按照双方约定好的价格回收成鸡,这部分钱要扣除掉饲料和兽药的费用,有剩余就支付给养殖户,没有剩余就不给。可是有一批雏鸡是肉鸡,很容易死亡,导致养殖户赚不到钱,于是养殖户就瞒着放鸡人把肉鸡卖掉。构不构成盗窃呢?卖掉之前成鸡属于谁是关键问题,这就涉及到最开始两方签订合同的性质的认定。显然这个合同不是一个典型的承揽合同、买卖合同或者赠与合同等等,需要结合判例和行业标准,以及此案的关键细节进行分析。其实法律相关的职业,无论是公检法还是律师行业,都存在这个问题,需要慢慢打磨,在实践中积累,是不能仅仅依赖书本上的知识一蹴而就的。与社会相关的,总是与人相关,会有千变万化的具体情形,不存在像自然科学中的那样普适的公式定理。

除了疑难案件的认定问题,这个对技术上有较高的要求,还有另外一种经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债权人甲方以房子作抵押,乙方依法院判决得到房屋,但甲就是占着房子不走,乙趁甲不在把甲的东西拿出来,保管在其他地方,对甲形成心理上的压力,有种“以赖抵赖”的性质在里面;或者有的银行与第三方签订催收协议,第三方作为地下执法队,拿着法院的判决协定等等去想方设法侵夺债权人的财产。这种存在自救行为和涉黑行为的情况在实际处理时不太好认定,算是随着社会发展出现的法律尚未涉及的地方,广泛存在却又没有统一解决方法。

这也是为什么李洪亮建议师弟师妹们在学校要打好专业基础,因为专业基础学习会提高理论分析能力和学习能力,步入岗位之后才能有学历不断学习,不断从分析新案件中找到方法,举一反三更好地应对接下来的挑战。

岁月如歌,回首的一些感念

在工作之余,李洪亮喜欢打打篮球和乒乓球,虽然没有到专业的水平,但锻炼以后能够得到很好的放松,也算是一种娱乐。说到大学生活,他有些遗憾没有好好地发展一项兴趣爱好,身边的同事有些会弹琴,在文艺晚会上可以一展风采;或者擅长一两项体育运动,能结交到很多互相切磋技艺的朋友;或者写得一手好字,钢笔或者毛笔,能让人刮目相看;或者演讲很出色,参加一些比赛或者活动也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一技之长的人总是能够在专业和工作之外展示自己独特的另一面,是很让人羡慕的。而且,这些工作之外的爱好多是因为内心真正热爱才去做,与糊口的工作中的事情相比更加纯粹,兴趣是最好的动力。这也是为什么李洪亮建议师弟师妹在选择自己工作时也要尽量以兴趣为先导,做的事情是自己想做的,才有源源不竭的动力,才能在这个领域达到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

本科毕业的李洪亮偶尔也会想,如果当年再把学历提高一些就好了,如今就业饱和,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学历对于就业还是十分重要的。在象牙塔的时光虽显单调,但那份宁谧是步入社会中所不能再享受的,也是静心思考,为今后道路做铺垫的最好时机。

回忆大学四年,还是感慨万千。那个时候下了晚课的李洪亮会和室友们在北门附近买一份鸡蛋灌饼,上课消耗了太多脑细胞,需要一些热量来恢复。那种在路灯下捧着热气腾腾的鸡蛋灌饼的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除了鸡蛋灌饼,在学生会里与伙伴们共同度过的时光也让李洪亮难忘,那个时候他和伙伴们负责学校举办演出、讲座等等部分活动的直播工作,在场馆外架设平台方便学生观看,为校园文化宣传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在场馆外或者操场上,同学们围坐在投影仪投射的大屏幕前,即使没排上票也能聆听大师的讲座、观看各种文艺演出或者关注学校的重要会议,虽然现在人人都可以通过手机上网来看各种视频,但过去那种情怀还是会很让人向往。

如果有机会能见到大学时代的自己,李洪亮想对那个时候的自己说:“未来是个未知数,将来的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预先确定或者知晓的,所以不要被太多当下的人事物所迷惑,要把握好自己,度过没有遗憾的青春,努力开阔自己的眼界,努力汲取周围人的长处,让自己的未知数变得更加神秘。”这句话也是李洪亮想对法大的师弟师妹们说的。

有多种选择,才会更加神秘。而囿于别人的观点和评价,往往就会限制住本来可能会有结果的尝试。不留遗憾四个字说起来简单,其实并不容易实现,但它应该成为每个人学生时代努力实现的目标。

时光如白驹过隙,太多法大校友已远离校园多年,在天南海北、在各自的道路上实现和超越着自我。他们的笑容、言语、做出的每个选择都将封存为法大独一无二的记忆,凝聚成宝贵的精神力量,鼓舞激励着前行的一代又一代法大人。

田书伦  编辑/黄雨薇

关闭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热点新闻 |
| 法大微信 |
扫一扫,知道更多
| 微博 |

手机版 | mobile phone version

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 网络工作室负责维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电子信箱:news@cupl.edu.cn


新闻网手机版